/执业专长/代理境外客户
 

代理境外客户

本所客户来自欧、美、亚洲许多地区,委托本所处理贸易、并购、投资、争端等多元案件。从丰富的经验中,本所熟知如何为所代理的国外客户,解决法律、行政与文化的困难。

台湾是国际商贸的重要节点,是国际企业布局东亚、华人圈的重要基地,但也有殊异于欧美与中国大陆的法律架构。本所的客户之中,有不少是欧美、中国大陆的客户,委托本所进行与台湾、两岸三地有关的跨境法律业务。

/跨境并购/

中国大陆的电子公司计划并购台湾电子公司,委托本所律师协助拟定合约、设定程序。通常跨境并购,如果属于下列范畴,将会特别困难:属于受管制行业、已公开上市、非合意并购,或者在条件上缺乏共识。

本案主观条件并不特别困难,但仍遇到了许多障碍。例如送经济部投审会时,面临相当繁琐的审查要求;也因为中国大陆方面的外汇管制严格,不易汇出资金,影响了并购期程。

面对中国大陆企业难以将资金汇入台湾的困境,本所提出「桥接贷款」方案:先在台湾本地融资,买下台湾公司的股权,之后再逐步偿还给银行。台湾利率较低,此举有利无弊。

当境外公司来台湾投资,会发现许多细琐的事务,例如签证、招聘、开账户、工作许可证… 都是难关。在该公司的母国,可能由人资、总务处理的事项,在台湾都需要值得信任的法律代理人进行处理。

律师在跨境并购案件上,不该只负责送审程序的纸上作业、应付承办人员,还应该要有能力帮助企业处理跨国商务的法律障碍。从细琐的行政程序,到高层次的并购架构、诉讼策略,都是本所擅长与致力经营的服务内容。

/跨境诉讼/

近期有一间美国公司,对台湾大型科技公司提告,起因是台湾科技公司购买其生产机具后拒付货款,还指称该美国公司的机具有瑕疵;后来还发现,美国公司的专利权与著作权也受到侵害。

在代理该公司的讼诉案时,本所负责搜集证据,进行事实发现,并且和台湾科技公司进行谈判。本所也在诉讼整体的策略和节奏上提供建议,例如同步在美国提起诉讼,增加对手的压力。

本所也代理过法国等欧洲企业执行在台湾、两岸的法律业务。

从实务经验中,我们能发现文化与沟通是一个重大的问题。各地的法律体系差距很大,境外客户对于司法程序与文化可能有惯性思考。

例如,在许多国家,民事案件和商务案件是分属不同法庭审理。但在台湾的法庭则是民商合一,法官对国际商务案件经验与知识较少,司法程序也较冗长,客户很可能缺乏耐心,在诉讼策略上误判。

对律师来说,除了要花较长的时间教育法官,也要先了解客户母国的法律流程与规范的实况,才能针对双方的落差进行妥善解释。

/执业优势/

本所目前在上海、伦敦有长期合作的伙伴,并且正在规划于上海设立分所。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列出的 1200 位商贸领域仲裁员之中,主持律师蔡昆洲是 24 位台湾律师之一。

本所律师在台湾、美国与英国接受法学教育,专精于处理贸易、并购、投资、争端等多元案件,客户来自欧、美、亚洲许多地区。在执业的经验中,本所律师深知世界各地法制文化的多元性与差异性,也擅长处理跨境商务客户在法律上多层次的需求。

/执业专长/代理境外客户

Contact us

©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