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执业专长/智财案件
 

智财案件

在大量并购案件、商业纠纷与竞争之中,专利权、商标权、著作权… 等智财项目,一开始不见得是主要目标,却也能成为极为重要的策略因素。除了法规外,主责律师需要对商业策略与实务非常熟悉。

许多人会以为演艺、出版等行业,才会用到智慧财产 (IP) 相关规范。这就大错特错了。

在大量并购案件、商业纠纷与竞争之中,专利权、商标权、著作权… 等智财项目,一开始不见得是主要目标,却也能成为极为重要的策略因素。

/实务案例/

某美国企业曾委托本所与台湾公司进行诉讼,原本的主轴是关于货款和产品瑕疵的纠纷,但后来发现,台湾公司把美国企业的设计图另交给别的制造商,进行生产之后贩卖,于是又将专利与著作权纳入诉讼内容。

在另一个案件中,本所的客户是一家丹麦的知名音响品牌,在与台湾的通路商结束代理合作后,通路商却继续贩卖该品牌商品,这也是侵害商标。本所快速地向法院声请,扣押其货品,立刻停止了侵权贩卖行为。

本所也曾代理跨国快销品公司利洁时,清查网购平台上的仿冒厂商,发律师警告函到网购平台,第一时间将商品下架,再进行起诉。

当提出侵权诉讼时,常可以动用禁制令,扣押货品,禁止商品销售或输出,同时对方将背负刑事责任的压力,这可在商业上、心理上快速造成显著的打击效果,维护本身商业权益,在企业竞争中是重要的策略工具。

/衍生规范/

与智财相关的衍生规范在全球范围内日益增加且严密。例如台湾 2013 年制订的《营业秘密法》,禁止竞争企业间窃取营业机密,违反者会被处以相当重的刑事责任。本所在相关案件中,代表过起诉方,以及被诉方,具有丰富的经验。

美国有相似的《商业监谍法》(Economic Espionage Act),内容更加严苛,即使没有窃取商业情资的犯罪事实,只要显示「有意图」,就可能受到「预防性处罚」。和美国企业相竞争的台湾厂商,应该密切注意此类法律的发展。

在大部分的并购案之中,智慧财产常是重要的资产项目。律师要能协助确认商标、专利、著作权确实存在,并且能顺利移转。执行并购业务的律师,即使不主打智财,也需要具备相关知识。

/商务策略/

《著作权法》是一套很「活泼」的法律,前半是对创作者的权利保护,后半段是对于合理使用的规范,两者在目标上是相对的。律师在援用《著作权法》时,不能只刻版地望文生意,而需要理解《著作权法》的整体法意,方可以进行精准地法律判断。

此外,智慧财产的争端,往往不是为了争是非,而是商业策略的一环。作为律师,不能僵硬地把胜诉定为唯一目标,而需要灵活应变,藉由诉讼迫使对方妥协、谈判,达成合作。因此,操作智财法的律师,需要非常熟悉商业实务,才能以前瞻的视野,为客户规划法务与商务的整体策略。

由于业界日益体会到,法院在智财相关案件的处理上,速度偏慢、理赔数额往往不合理,因此愈来愈多企业在涉及智财的争议案件中,采用仲裁方式解决;这也是本所富于经验的服务方向。

/执业专长/智财案件

Contact us

©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