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執業專長/兩岸與國際商貿
 

兩岸與國際商貿

在涉及多邊的商貿事務中,各方有不同的文化背景、法律規範,需要完整地設想與溝通。本所律師有在英、美、台灣、中國大陸學習與執業的經驗;近年所承接的案件,高比例是涉及跨兩岸、跨國界的商貿事務。

台灣是外貿起家,但熟悉兩岸、跨國商貿業務的律師卻比例不高。本所承接的案件,高比例是涉及跨兩岸、跨國界的商貿事務。

/多邊投資/

某間台灣設計公司,和丹麥高端品牌 Georg Jensen 在香港設立合資公司,並且成立新商品線,其中涉及複雜的商標、專利、著作權課題。由於合資的兩造在規模與實力上差距很大,本所代表台灣公司參與協商,目標在於確保雙方順利達成合作,並且保護台灣客戶權益,合約不偏坦另一方。

這樣的案子表面上看起來簡單,但充滿了需要注意的細節。律師不能只看簽約條文,更要協助考量企業執行的實際面,以及隨時間推移的商務動態,雙方才能依協議架構完成商貿合作,這也才算是達成真正的法律目標。

/跨境訴訟/

本所也曾服務一個製造業客戶,被挪威企業控告違約與違反競業禁止條款。本所律師為該公司分析法律實況,在挪威當地找尋合適的律師、協助居中協調,並且管理總體訴訟費用支出。

大多數的台灣企業在涉及國際的訴訟中,缺乏國際法務經驗,難有明確的基準和外國律師談價格。以時計費的法律顧問支出,若無妥善管控,常在訴訟結束前就壓得台灣企業喘不過氣。在類似案件中,需要有國際法務經驗的律師,才能評估案件如何在他國聘請資歷適合的律師,並判斷何為合理的程序、工作時間與費用,保護客戶不增加額外的支出。

/律師職責/

在涉及多邊的商貿事務中,各方有不同的文化背景、法律規範,需要完整地設想與溝通。因此在此類案件中,律師的職責,不僅在於確保達成商業合作的共識 (簽約),而且在落實執行後雙方不致於因爭議走上訴訟。

在談判合約的過程中,權利義務要清楚,尤其是財務、股權等方面的分配,才能避免反悔與違約。在國際商務中,律師要協助當事人盡量避免訴訟。畢竟即使有違約處罰條款,要執行也非常困難。

許多律師只參與「審合約」環節,忽略了參與前期談判、缺乏設想長期執行的實況;加上許多台灣企業喜歡在合約上留下模糊不清的解釋空間,以為可能佔到便宜,這些都容易讓商貿合作在實行後出現爭執。

如果真的走入司法階段,律師要能了解跨國的司法文化、法律制度,以利尋求公平的待遇;也要能協助當事人找到當地合適法律資源,並控管整體費用。

本所律師有在英、美、台灣、中國大陸學習與執業的經驗,在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列出的 1200 位商貿領域仲裁員之中,主持律師蔡昆洲是 24 位台灣律師之一。涉及兩岸與跨國的投資、貿易、訴訟事務,都是本所擅長的項目。

 

/執業專長/兩岸與國際商貿

Contact us

©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