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執業專長/代理境外客戶
 

代理境外客戶

本所客戶來自歐、美、亞洲許多地區,委託本所處理貿易、併購、投資、爭端等多元案件。從豐富的經驗中,本所熟知如何為所代理的國外客戶,解決法律、行政與文化的困難。

台灣是國際商貿的重要節點,是國際企業布局東亞、華人圈的重要基地,但也有殊異於歐美與中國大陸的法律架構。本所的客戶之中,有不少是歐美、中國大陸的客戶,委託本所進行與台灣、兩岸三地有關的跨境法律業務。

/跨境併購/

中國大陸的電子公司計畫併購台灣電子公司,委託本所律師協助擬定合約、設定程序。通常跨境併購,如果屬於下列範疇,將會特別困難:屬於受管制行業、已公開上市、非合意併購,或者在條件上缺乏共識。

本案主觀條件並不特別困難,但仍遇到了許多障礙。例如送經濟部投審會時,面臨相當繁瑣的審查要求;也因為中國大陸方面的外匯管制嚴格,不易匯出資金,影響了併購期程。

面對中國大陸企業難以將資金匯入台灣的困境,本所提出「橋接貸款」方案:先在台灣本地融資,買下台灣公司的股權,之後再逐步償還給銀行。台灣利率較低,此舉有利無弊。

當境外公司來台灣投資,會發現許多細瑣的事務,例如簽證、招聘、開帳戶、工作許可證… 都是難關。在該公司的母國,可能由人資、總務處理的事項,在台灣都需要值得信任的法律代理人進行處理。

律師在跨境併購案件上,不該只負責送審程序的紙上作業、應付承辦人員,還應該要有能力幫助企業處理跨國商務的法律障礙。從細瑣的行政程序,到高層次的併購架構、訴訟策略,都是本所擅長與致力經營的服務內容。

/跨境訴訟/

近期有一間美國公司,對台灣大型科技公司提告,起因是台灣科技公司購買其生產機具後拒付貨款,還指稱該美國公司的機具有瑕疵;後來還發現,美國公司的專利權與著作權也受到侵害。

在代理該公司的訟訴案時,本所負責蒐集證據,進行事實發現,並且和台灣科技公司進行談判。本所也在訴訟整體的策略和節奏上提供建議,例如同步在美國提起訴訟,增加對手的壓力。

本所也代理過法國等歐洲企業執行在台灣、兩岸的法律業務。

從實務經驗中,我們能發現文化與溝通是一個重大的問題。各地的法律體系差距很大,境外客戶對於司法程序與文化可能有慣性思考。

例如,在許多國家,民事案件和商務案件是分屬不同法庭審理。但在台灣的法庭則是民商合一,法官對國際商務案件經驗與知識較少,司法程序也較冗長,客戶很可能缺乏耐心,在訴訟策略上誤判

對律師來說,除了要花較長的時間教育法官,也要先了解客戶母國的法律流程與規範的實況,才能針對雙方的落差進行妥善解釋。

/執業優勢/

本所目前在上海、倫敦有長期合作的伙伴,並且正在規劃於上海設立分所。在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列出的 1200 位商貿領域仲裁員之中,主持律師蔡昆洲是 24 位台灣律師之一。

本所律師在台灣、美國與英國接受法學教育,專精於處理貿易、併購、投資、爭端等多元案件,客戶來自歐、美、亞洲許多地區。在執業的經驗中,本所律師深知世界各地法制文化的多元性與差異性,也擅長處理跨境商務客戶在法律上多層次的需求。

/執業專長/代理境外客戶

Contact us

©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