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律師見解

關於律師這份工作的想法,我的參選聲明及完整政見

關於律師這份工作的想法,我的參選聲明及完整政見

雖然沒有前輩大老支持,也沒有同學朋友幫我寫介紹文或人物側寫(因為我的同輩們都還在為生存而辛苦奮鬥著),我還是決定參選這一屆的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選舉。

我並不是什麼公益律師或人權律師,至今參與的所有公共事務,也都是基於法律專業而發聲,對於這個社會雖然有一些期許和想法,但是還稱不上是個理想主義者。我參選台北律師公會理事,唯一的理由是因為我想作好律師這份工作。

在我更年輕的時候,對人生有許多想像,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也做了許多嘗試,但是很不幸的多數以失敗收場。輾轉流離後,彷彿日劇般的劇情,我拾起年輕時考上的律師執照,從頭開始律師這份工作。我很珍惜律師這個身分,因為過去的經歷讓我知道,律師工作的可貴性就在於,不論順逆貴賤,胸中這柄法律鑄成的劍是任何人也奪不走的。對我而言,律師是我的工作,是我的職業,也是我的事業和承擔。

然而走進律師工作,我卻遇上了律師業最好也最壞的時代:國際化潮流及律師錄取率開放,我們看到更多的機會,也看到更多的困境和挑戰。我是和民國100年考上的律師同屆受訓的,我們這一屆的律訓同學,多數人仍是受雇律師,有許多人選擇離開律師這個行業,甚至有人因從事律師工作時遭遇的困難而選擇離開人世。

這樣的背景情形,我看到的是新進律師的困境和律師這個行業的艱難。這個世代的律師,所受的是解嚴後的教育,且有最高的平均學歷,半數以上都有碩士以上學歷,許多人曾經到國外留學或仍不斷進修,理應有最好的創意和學養,但事實上卻是被舊制陳規一再壓抑和打擊。這個世代的律師,早已不再期待能像前輩那樣靠著從事律師工作而發達致富、日進斗金,只希望能夠有尊嚴地從事這一份專業工作,獲得與自己學識能力相符的合理報酬,但事實上卻是面臨制度性的剝削和無止盡的過勞。

我並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,之所以參選台北律師公會理事,是因為我想作好律師這份工作,身為一個務實主義者,我希望能進入這個體制的核心,並且作出有意義的改變。所以我不是經由文聯團的聯名推薦,而是選擇獨立參選,所以不是參與大老政治,而是選擇和中生代律師推動共同議題。

我的加標點符號剛好200字的參選政見如下:

一、推動律師界的世代交替

  1. 律師公會應實現前屆理監事當選人新進律師年費減半、降低會員年費負擔的承諾

  2. 設立經常性律師訓練機構,降低新進律師進入專門領域業務門檻

  3. 增進受雇律師基本勞動權益,規範合理勞動條件

  4. 增加新進律師參與公會事務及決策管道

二、提升律師整體形象及權益

  1. 改造律師形象、改變律師袍設計

  2. 成立國會工作小組,優先推動有共識及保障律師權益的立法工作

  3. 積極參與法扶基金會經營及決策,爭取提高法扶律師酬金

這篇參選聲明也是我從事律師工作這些年以來的感想,沒有什麼高瞻遠矚的理想或激情動人的訴求,只是如果裡面所說的也有一點點打動你,希望這次台北律師公會的選舉你選擇不要缺席:請全面性支持40歲以下的候選人進入公會理監事會。

Contact us

© 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